我不是一名UX设计师,你也不是

最近几年,用户体验这个术语开始出现。而且随着它的发展,我们也见证了用户体验设计师的崛起。

最近几年,用户体验这个术语开始出现。而且随着它的发展,我们也见证了用户体验设计师的崛起。

每隔几个月,就会有人在twitter上晒出一组图片。一张是标有“UI”字样的饼干,而另一张则是有人得意洋洋吃着标有“UX”字样饼干的画面。几周后,又会有一个真心帖出现在媒体上,反驳辩称到UI的正确定义应该是浸有饼干的茶杯。

而这些隐喻都集中强调了,UX设计已经成为我们试图定义设计过程的一个全面的术语。

用户体验无法设计

然而,在某些情况下,用户体验是可以设计的。

例如,过山车设计师的工作也可以说是一种惊险体验的设计。当坐过山车时,你很少会注意到重力,平衡,声音以及气压等因素的急剧变化,通常注意到的只是前座的后背而已。因为过山车体验的变量是有限的,所以它是可以设计的。但是,即便如此,也存在很多不可控的因素,例如:坐过山车的人数,天气,以及坐在你旁边孩子之前喝过的奶昔量等等,并不能涉及到所有的因素。

你也可以说,电影导演也是一名用户体验的设计师。因为观众坐在电影院观看电影时,都会被吸引到导演设置的情节里。而且,如果期间不被突然想起的手机铃声打断的话,整个电影院的观众都将经历两个多小时相似的感情波动。

我还记得听说过的第一个关于UX和UI对比的比喻,它是一个关于自行车的隐喻。UI 被比作自行车,车架,车把和轮胎等,而UX则被比作骑车下山时自由流畅的体验。然而,除非我们为此次旅行事先制定好路线,或者我们是专门从事自行车路线规划的城市工作者,否则我们不可能设计一个骑手的体验,因为我们没有办法控制交通,地形以及其他道路使用者的情况。

我们可以设计一个能够在不同情况下运行的用户界面(即自行车),却不能设计使用者的体验(即骑手的骑车体验),那应该是由用户自己决定的。

用户体验从来都不是单一的

用户体验并不是一种幻想,它在每一个网站和应用程序中发挥着重要作用。而错误的认识常常在于,人们相信单一的用户体验是可以被设计。

我们可以为了更好的用户体验而设计。因为我们可以通过创建简洁的功能性界面,集中设置微交互,强调界面内容等方式创建一个可以供用户体验的框架平台,但是却不能直接设计用户体验。

最初在学校,我们通过学习,了解到五感:视觉,听觉,触觉,味觉和嗅觉。之后,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们开始更加模糊的定义感官,饥饿,平衡和温度都可以是非传统的感官。 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心理学家甚至认为人类有超过20种感官。

打印设计可能涉及几种传统感官:视觉,触觉或许还包括嗅觉。而网站设计一般只涉及一两种:视觉和听觉。所以,我们最多也就设计了五分之二的用户体验。而且如若我们考虑到非传统的感官因素的话,我们可能只是影响到实际用户体验的5%而已。

用户访问网站时,我们不可能知道网站将会播放哪一首音乐,也无从知道他们从哪来,要到哪里去。而且我们更没办法控制用户体验的持续时间和用户的专注度。所以,用户体验是一件非常私人的事,不仅对每个用户而言是独有的,而且每次用户所面对的情境变化也都是独一无二的。

响应式设计通常侧重于不同的视区大小,但它却远不止于此:连接速度,屏幕分辨率,环境影响(如光照水平)都是我们无法控制的因素。响应式设计的核心原则是接受这种变化,而不是作为一种限制,而是作为媒介的内在特性。

响应式网页设计的自然扩展是一种反应灵敏的用户体验,在这种体验中,用户体验设计不是用来设计用户体验的,而是创建一个用户体验的框架。其实质是:为了用户的体验而设计,而不是设计UX本身。我们正在为用户构建一种工具,以便用户能够自己开发体验。通过将这一过程交给用户,我们可以让他们充分参与其中,并根据自己的条件定义与产品或服务的关系。

通过避免直接的设计用户体验, 我们创建了一个更加开放、平等和引人入胜的网页。

用户体验与人体工程学对比

排版更多的是关注书籍本身的可读性和易读性。换句话说,就是更易于信息吸收和获取。然而,阅读一本书籍的用户体验却远远超出了排版,它延伸到注重书籍的重量,翻阅纸张时的感觉,以及书本装订余味等等,它涵盖了使用书籍时的所能涉及到的各个方面。

我们不会印刷一本字体只有2pt的书籍,因为它太小,无法阅读。当然,我们也不会印刷一本字体200pt的书籍,因为它太大,页面所能显示的文字又会太少。

为人类设计的行为找到一个以人为本的落脚点,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人体工程学。它一直都是设计的一部分。

但是,为人类而设计,并不意味着设计人类的行为。用户体验应该是设计的一个最终结果,而不是过程。

请勿践踏草坪

用户体验设计最经典的比喻之一就是将它比看作是一条草原小径。小径变化,有时是因为门的出现,有时仅仅只是因为右直转弯的出现。总之,所有情况下,小径被看做是设计,而穿过草原长达几百英尺的泥泞路径则被看做是用户体验设计。

和饼干隐喻一样,小径比喻重申了UI设计是限制用户,而UX则是关于用户使用产品时的自由和享受的事实。

为人类而设计,并不意味着设计人类的行为。

小径比喻忽略的部分就是:虽然走在草地上可能留下痕迹,但走在混泥土的草原小径上却不会。如此,全观所有走过草原的人,其中可能会有一万个人则不会留下痕迹。

而关于用户体验的错误叙述是认为用户体验是独特的,通过用户采购我们的设计决定,一条“正确”的设计小径就出现了。

我们不能也不应该尝试控制用户的使用情境。因为网站和应用不是电影,也不是事件,没办法控制。并且真正成功的用户体验是不能通过设计实现的,而是通过提供用户可以根据自身条件与所提供的的网站或app界面框架的互动实现的。

例如,电影史上最成功的电影之一是《星球大战》,它之所以成功,不是因为电影本身,而是因为它同时出售的玩具。《星球大战》传达的不只是几个小时的线性情节叙述,而是一个更广阔的世界,在这个世界里,影迷们也在讲述着自己的故事。要是没有这方面的扩展,乔治卢卡斯也有可能做最后的星际战士。

我不是一名UX设计师,你也不是

优秀的设计是能够实现互动。作为设计师,你可以要求用户参与,却不能强制他们参与。因为用户体验是个人的事,是用户大脑对于网页或App刺激的自然反应。

我们不是电影导演,过山车设计师,甚至小说家。我们只是推动者:完成类似清理影院爆米花,按下“启动”按钮,设置软件或网页类型等工作。这些工作可能并不光鲜亮丽,但却实际有用。

所以,从这个层面上来讲,我不是一名UX设计师,你也不是。

作者:BEN MOSS

地址:https://www.webdesignerdepot.com/2016/08/im-not-a-ux-designer-and-neither-are-you/

本文由 @Mockplus团队 原创发布于产品壹佰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。

0条评论 添加新讨论

登录后参与讨论
Ctrl+Enter 发表